今天是:
  • 新聞聯播 | 部門動態 | 鄉鎮快訊 | 領導之窗 | 每週一星 | 視聽虞城 | 學習園地 | 脱貧攻堅 | 外媒報道 | 工作專題
  • 政府文件 | 服務大廳 | 公示公告 | 鄉鎮網站 | 部門網站 | 名企展播 | 攝影長廊 | 書壇畫苑| 文學天地 |文化長廊
  • 您當前位置:虞城網—中共虞城縣委 虞城縣人民政府唯一官網 >> 文化長廊 >> 瀏覽文章

    中國廉政文化歷史故事 | 脖子最硬的縣令(四)

    時間:2020年11月20日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次  字體:


    董宣(生卒年月不詳),字少平,陳留圉(今河南杞縣)人。東漢初任北海相、江夏太守、洛陽令等職。他在任上,以廉為基,懲治豪族,頗得八方百姓盛讚。

    説到董宣出仕,就不得不提當時的取仕方式和欣賞董宣的大司徒侯霸。東漢初年,取仕方式主要為察舉和徵辟。察舉是指地方州郡以“賢良”“孝廉”“秀才”等名目,把有名望、有德行的人推薦上去,再經過考核任以官職。徵辟是指由朝廷、官府直接徵召某人當官。徵召董宣的大司徒侯霸既是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,又是一位矜持嚴肅、儀容莊重、輕財重才、公正無私的官員。可以這樣説,董宣的為人處世方式效仿了侯霸,兩人脾性相投,很合得來。董宣幸運地被侯霸召見並被舉薦做官。因此在董宣的心目中,侯霸既是伯樂,也是他為政做官的榜樣。

    董宣出仕後辦理第一個大案時,就顯示出其公正無私、執法不阿的品質。董宣任北海相後,發現郡中武官公孫丹仗着自己是當地的大姓豪族便為所欲為、橫行不法,是當地一霸,無人敢惹。

    有一次,公孫丹準備建造一座宅院,就請來陰陽先生占卜動工的吉凶。陰陽先生胡謅了一通新宅房基不吉利的鬼話,説房子建成後會招致家人橫死。公孫丹信以為真,便指使兒子在光天化日之下殺死一個無辜的過路人,並將屍體埋在房基下做替死鬼,認為這樣可以消災去禍。董宣獲知後,鐵面無私的性格顯露無遺,他早就想為民除害,遂將公孫丹父子收監,準備處斬。

    公孫丹的宗族朋黨聚集三十多名丁壯,手持兵器來到衙門前聚眾鬧事,聲勢浩大,為公孫丹父子鳴冤叫屈。董宣以公孫丹從前曾依附過篡位的王莽為罪名,認為公孫丹親黨有串通逆賊的嫌疑,於是調集兵士,把三十多人一網打盡,下在死囚牢中,並指使屬下水丘岑將三十多人全部斬殺。

    當地的青州(今山東省臨淄縣)太守大為惱火,就向光武帝彈奏董宣濫殺無辜,把董宣和水丘岑一併逮捕查辦。董宣等人後來被押解到京城移交廷尉處理,被判了死刑。不料董宣在獄中日夜吟詩唱歌,一點也不憂愁。

      到了行刑的那天早上,官府送來酒食“辭生”祭奠,董宣拒不吃喝,厲聲道:“我董宣一生光明磊落,從未吃過公家的東西,何況今日就要死了,更不會吃別人的東西!”説完從容登上囚車赴刑場。當時同一批被斬首的有九人,董宣排在第二號。就在手起刀未落的萬分危急之際,漢光武帝派來的特使快馬馳至,特赦董宣緩刑,押回大牢。

    特使審問董宣,為什麼濫殺無辜。董宣把公孫氏一案的前因後果、來龍去脈據實相告。最後還強調説:“水丘岑是執行我的命令才處斬犯人的,如果做錯了,罪過也不在他。所有罪責我一人承擔,要殺就把我殺了吧,千萬不要殺他,希望朝廷明察。”

    特使如實將情況向光武帝作了稟報。光武帝認為董宣秉公執法,被誅殺者系咎由自取、罪有應得,對董宣公正無私、忠心為國的品格應該表揚,而不是治罪。於是,光武帝下詔書赦免董宣,改派他出任宣懷縣縣令,命令青州太守不要再追究水丘岑之罪。後來水丘岑的官職也升至司隸校尉。

    後來,江夏郡(今湖北省黃岡市西北)出了一個以夏喜為首的強盜團伙,由於夏喜心狠手辣,身強體壯,終日裏在江夏郡的邊界地區搶劫財物,強搶民女,騷擾百姓,弄得人心惶惶、雞犬不寧。光武帝犯愁,不知道該派誰去剿滅這夥大盜。最後他還是覺得派不畏強暴、雷厲風行的董宣最合適。於是,他派董宣去江夏郡任太守。董宣不顧自己年事已高,毅然拋妻棄子,遠去赴任。

    董宣沒有辜負光武帝對他的信任。他一進入江夏郡的邊界地區,就發佈文告説:“皇上相信我可以剿滅那些為非作歹、刁鑽狡猾的匪徒,才讓我這個不太夠格的人來充當本郡的太守。剿匪的軍隊已經佈置停當,隨時準備抓捕剿殺強盜,奉勸那些為非作歹的人看了這個文告以後,要認真地考慮一下自己的處境,何去何從,望速抉擇!”

    夏喜一夥對董宣不徇私情、從嚴辦案、雷厲風行的威名早有所聞,看到這份文告後,心裏不免膽怯。最後,這些強盜逃跑的逃跑、投降的投降。董宣沒有動一刀一槍、一兵一卒,偌大一個強盜團伙頃刻之間便土崩瓦解了。

    平定強盜後,朝廷特地徵召董宣為洛陽令。東漢初年,京都洛陽存在大量皇親國戚、功臣顯貴,他們常縱容自家的子弟和奴僕橫行街市、無惡不作,洛陽因此成為全國最難治理的地方,當地百姓怨聲載道。朝廷接連換了幾任洛陽令,都是因為害怕得罪皇親國戚而性命不保,因此都控制不住局面。光武帝劉秀百般無奈之下,任命已經69歲高齡的董宣為洛陽令來治理洛陽。

    董宣到任後,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處理湖陽公主家奴行兇殺人案。湖陽公主是光武帝的姐姐,她仗着自己和皇帝的姐弟關係,豢養了一幫兇狠的僕人,在京城裏作威作福、為非作歹。一天,湖陽公主的僕人在街上殺了人,董宣立即下令逮捕他。可是,這個僕人躲進湖陽公主的府第就是不出來,官吏難以下手搜捕。過了幾天,湖陽公主帶着這個僕人出行時,董宣就在路上攔住了公主的車馬隊,手握鋼刀在地上比畫着,大聲數落公主的過失,並呵斥那個家奴下車,然後上前手起刀落,砍掉了那個惡奴的腦袋。

    湖陽公主覺得自己蒙受了奇恥大辱,但在大庭廣眾之下自知理虧,又不能和董宣理論,於是掉轉車頭直奔皇宮,向皇帝控訴董宣。光武帝聽了姐姐的一番哭訴,不禁怒形於色,欲將董宣亂棍打死。

    董宣被帶到皇宮後,對光武帝叩頭説:“請允許我先説一句話,然後再處死我吧!”

    光武帝十分惱怒,便説:“你死到臨頭了,還有什麼話説!”

    董宣説:“因為陛下聖明,才使漢室再次出現中興的喜人局面。沒想到今天陛下存心護短,聽任皇親的家奴濫殺無辜、殘害百姓!有人想使漢室江山長治久安、嚴肅法紀、抑制豪強,卻要落個被亂棍打死的下場。我真不明白,陛下口口聲聲説要用文教和法律來治理國家,現在陛下的親族在京城縱奴殺人,陛下不僅不加管教,反而將按律執法的臣下置於死地,國家的法律還有何用?陛下的江山還能用什麼辦法治理?要我死容易,用不着棍棒捶打,我自尋一死就是了,可我就是不服。”説着,董宣便一頭向旁邊的殿柱撞去,撞得滿臉都是血。

    光武帝不是個糊塗的君主,董宣理直氣壯的忠言以及公正無私、剛直不阿、嚴格執法的行動,深深地打動了他。他又驚又悔,趕緊令衞士把董宣扶住。為了自尋台階,讓董宣向公主謝罪了事。然而董宣卻不同意,兩個小太監欲強行將他的頭按下。年近七十的董宣用胳膊撐着地,硬着脖子,怎麼也不肯磕頭認罪。

    湖陽公主雖然自知理虧,卻耿耿於懷,便冷笑着對光武帝説:“嘿嘿!哥哥當百姓的時候,常常在家裏窩藏逃亡的罪犯,根本不把官府放在眼裏。現在當了皇帝,怎麼反而連個小小的洛陽令也制服不了呢?我真替你臉紅!”

    光武帝笑着説:“正因為我當了一國之君,才應該律己從嚴、嚴格執法,而不能像過去做平民時那樣辦事了,你説對不對呀!”

    光武帝轉過頭對董宣説:“你這個‘強項令’,脖子可真夠硬的,還不快點退下去!”

    光武帝為了嘉獎和鼓勵董宣,專門派人給他送去30萬賞錢。董宣把這筆賞金全部分給了手下的官吏和衙役。從此,“強項令”的威名傳遍了全國,洛陽的豪強、皇親沒有一個不怕他的。經過治理,洛陽的社會秩序逐漸好轉。據史書記載,當時洛陽有一句民謠説:“桴鼓不鳴董少平。”桴鼓是官衙前的警鼓,少平是董宣的字,意思是説,董宣做洛陽令時,因為沒有人敢違法胡來,便無人去官府門前擊鼓鳴冤了。


    文章熱詞:
    延伸閲讀:
    網友評論
    領導會客廳
    • 縣委書記 朱東亞
    • 縣長 白超
    書記駐鄉走基層